动物世界

“人民教育家”魏兴华:最害怕听到“大师”的名字

新京报(记者王军)满头银发,戴着金边眼镜,嘴角带着微笑,魏兴华永远是一个温和的老人形象。

虽然他已经90多岁了,但他仍然很忙。在人大校园里,偶尔会看到坐轮椅的人推他。在一些学术会议上,他似乎经常谈到马克思主义、经验和希望。

“魏老师坚持每天学习和工作不少于9个小时,要么看书、看报,要么写手稿。

近年来,每年发表的文章平均数量也超过了3或4篇。

人民大学政治经济学博士田魏超告诉《新京报》。

9月29日,魏兴华被授予“人民教育家”国家荣誉称号,因病无法出席颁奖仪式。

虽然魏兴华已经90多岁了,但他仍然坚持写作。

人民大学新闻中心提供地图来指导学生改正论文中的标点符号和错别字。人民大学校长刘伟仍然记得36年前与魏兴华的交集。

当时,26岁的刘伟(音译)是北京大学一年级的硕士,他写了一份关于资本的作业,并把它寄给了当时的人民大学杂志《经济理论与经济管理》,魏兴华是该杂志的副主编。

“谁看着老师跟我谈了一上午,提出修改意见,让我拿回去换,然后给他看,又谈了一下午。

“刘伟记得很清楚,”我当时引用的文章是《资本论》的俄罗斯传统版本。他特别告诉我买法文版的《资本论》,法文版更严格,让我把这篇文章修改成译文。

后来,这篇题为《论行动<资本<研究对象的“生产方式”的文章成为刘炜第一篇发表的文章。

他已经教书将近70年了。他一直在灌输学生。

每周给学生打电话讨论问题、学习马克思主义经典著作或讨论社会主义经济学的关键问题是一个固定的“模块”。

田魏超和颜儿开始跟随魏教授起草和修改文章。从理论的角度来看,从文章的布局到标点符号,卫兴华会一个接一个地教他们。

“魏老师经常鼓励我努力思考,努力学习,独立完成文章。每次我写完一篇文章,魏老师都会找时间帮我修改。即使标点符号不规范,错误的字符拼错了,魏老师也会帮我改正。

”学术界最害怕听到“大师”的名字,魏兴华也没有停止探索的步伐。

在工作日,我坚持每天学习和工作不少于9个小时。

魏兴华的学生、南京大学前党委书记洪银星在2017年写了一篇关于他92岁的老师的文章:“生病了,但研究的步伐并没有停止。几乎每年都有作品出版。《CSSI检索》发表的经济学论文数量多年来在中国人民大学排名第一。

”洪银星回忆道,当他在北京的夏天拜访魏兴华时,他推门进去了。他看见老师穿着背心和短裤在他的书桌前写作。

在学术生涯中,魏兴华发表了40多部关于俞本的著作和1000多篇论文。

他获得了太阳叶放经济科学奖一等奖和二等奖。2013年5月,他获得了与诺贝尔经济学奖相对应的世界马克思经济学奖。2015年,他获得了吴张羽人文社会科学终身成就奖。

外界经常称他为“马克思主义经济学研究的领军人物”和“经济理论研究的大师”。

魏兴华视而不见,说他最害怕听到“领导人物”这个词。

“这些是我外面的朋友给我戴的高帽子。

我知道这是对我的鼓励,但是这顶帽子太大了。

”他还多次直言,中国还没有世界级的经济学大师或领军人物。他希望中国会有这么多的人。

当党委书记、人民大学经济学院院长刘守英这次来看望他时,魏兴华仍在思考学术和学院的发展。

“他拉着我的手,继续向我收费,让人民大学经济学院成为世界级的经济学院。

”刘守英说道。

魏兴华没有成为“风学派的理论家”,他与马克思主义经济学结下了不解之缘。

1950年,人民大学设立了政治与经济教研室。苏联专家想要培养研究生。魏兴华被选为人民大学的第一名研究生。

当时,他甚至没有听到“政治经济学”这个词。

在早前的一次采访中,魏兴华用“笨鸟先飞”来形容他早期的学习生涯,“如果别人能一遍又一遍地理解,我会用10次;人们可以理解它10次,但我用了100次。所谓“一个人可以有十次,一个人可以有十次。”

“这种坚持不懈的精神贯穿了卫兴华的学术生涯。

在许多学生眼里,卫兴华的学术态度不仅仅是要优越,不要做一本书,不要做一个粉丝,不要做一个公众,不要做一个“粉丝理论家”。

1956年,魏兴华在《经济学研究》第一期上发表了《资本主义地租理论中的若干问题》,指出了余光远、薛木桥等经济界前辈经济工作中的问题,并对级差地租和绝对地租的总计算误差提出了纠正意见。

改革开放后,“效率优先,兼顾公平”这句话曾在分配领域流行。

魏兴华是第一个质疑这一说法的人。

他认为,在生产领域,效率应优先于产值或国内生产总值,但在分配领域,效率不应优先于公平。

去年是改革开放40周年。魏兴华口头讲述了他所看到的改革开放。

在谈到过去40年的成就后,他还指出了一些值得总结的经验和教训。

“上世纪80年代末,在物资短缺的情况下搞‘物价改革闯关’就引发了一轮严重的通货膨胀。20世纪80年代末,当商品和材料短缺时,“突破海关的价格改革”引发了一轮严重的通货膨胀。

“例如,我们曾经在收入分配问题上提出‘效率优先,兼顾公平’的原则,这并没有很好地遏制收入差距扩大的趋势。

前国务院副总理马凯曾为他的老师魏兴华写了一首诗,说“从西到北,从南到北,任二东爬的比他自己的山还多。

“经济研究必须以老百姓为基础”这次被授予“人民教育家”的国家荣誉称号。前缀“人”一直为卫兴华所珍视。

在早前的一次采访中,他强调经济学家应该成为人民的经济学家,并在行动中更多地考虑弱势群体、人民和国家的利益。

“我们这一代人,更不用说老一代人,首先考虑的是国家的利益、民族的利益和人民的幸福。

在刘守英的印象中,魏兴华曾多次说过,“我们的经济研究目标必须以老百姓为基础。

“2015年12月,魏兴华获得了吴张羽人文社会科学终身成就奖和100万奖金。

2016年4月,他将所有奖金捐给了“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发展基金”。

当时,魏兴华在会上给年轻人发了一条信息,“理论上要掌握群众,首先要掌握高校的青年学生。

“魏兴华的话充满了期待.”只有真正学会、相信、积极参与,才能为当代中国马克思主义的发展注入新鲜血液和活力,才能使创新理论为社会主义建设事业服务。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